<th id="i3zr2"><track id="i3zr2"></track></th>

<rp id="i3zr2"></rp>

<button id="i3zr2"><object id="i3zr2"></object></button>

<th id="i3zr2"><pre id="i3zr2"></pre></th><tbody id="i3zr2"></tbody>
      <nav id="i3zr2"><track id="i3zr2"></track></nav>

      溈水河畔,“西西弗斯”式的釀酒師

      2019-12-04 10:18:24 來源:湖南民生網 作者:圖/鞏如泉 文/鄧宇

      分享至手機

      你或許聽說過西西弗斯的故事。在古希臘文學作品《荷馬史詩》中,觸犯了眾神的他被罰每天將一塊巨石推上山頂,等到巨石從山的另一邊滾下后,第二天再重復這種低效且看起來毫無希望的勞動,直到生命慢慢消耗殆盡。

      很多人為此將西西弗斯視為悲情人物,但推動人類文明不斷前進的動力,或許正是這種身處困境中的希望和等待。在長沙市望城區新康鄉,不到40歲的手藝人熊順同樣秉持這種信念,致力于延續家族傳承百余年的釀酒技藝。

      位于新康老街上的裕源酒坊,采用傳統臨街酒館加后院釀酒糟坊的“前店后坊”式布局。11月15日9點,當我們趕到這里時,熊順已經完成第一輪工作,坐在前店休息和人聊天了。上前一番細聊才知道,釀酒這項看似簡單的工作其實也有10多道工序,比重復勞動更復雜的是這些流程并非一次性完成,而是要分時段精密安排并執行到位。

      蒸煮糧食

      攤晾降溫

      拌曲翻堆

      入缸發酵

      上甑蒸餾

      加水冷凝

      分裝銷售

      熊順的一天通常是這樣度過的:早上7點,各項準備工作就緒,利用一上午時間蒸好糧食,期間每隔大約一個半小時加一次水,反復操作3次后,將它們攤在地上放涼,等溫度下降到30攝氏度再拌曲;

      吃過午飯稍事休息,回到酒坊打開20天前密封的大缸,將發酵好的原料從中心向下挖掘直至原漿出現,用不同容器分開盛放,轉移至蒸酒的甑鍋里準備蒸餾白酒;

      大約下午2點,把事先做好的酒曲研磨成粉末并均勻地灑在已經降溫的原料上,拿起鐵鍬翻堆、攪拌,讓二者充分混合,裝入此前騰出來的大缸發酵,20天后才能拿出來蒸酒;

      出酒時遵循原漿在底、酒糟在上的排列方法,隨著甑鍋底部受熱溫度升高,原料中的乙醇慢慢蒸發成水汽,直至遇到表面被冷水降溫的錐形鍋蓋冷凝,通過連接裝置流向鍋外;

      3點左右,將整包高粱、稻谷和小麥按4:3:3的比例倒進另一口大缸并不斷加水浸沒,這些材料只有經過大于12小時的充分浸泡,才能在第二天早上被用來上鍋蒸煮。

      如此循環往復的生活,熊順已經堅持了6年。釀酒是一項重體力勞動,熊順家的大缸能放超過200斤糧食,與之對應的是每次不到80斤的出酒量,從開始準備到最終完成,他需要數次搬動轉移原料,盡管天氣不再炎熱,但幾番折騰下來,整個人仍然汗流浹背、氣喘吁吁。

      “我和哥哥從小看父親釀酒長大,2013年哥哥因腰傷不能負重勞作后,我必須挑起這個擔子,繼續發揚這門手藝。”讓熊順感到高興的是,自家產的酒很受歡迎,被評為望城區非物質文化遺產,經常有人從市區開車過來采購。

      夕陽西下,我們與熊順揮手告別。明天一大早,他又要在這里開始一遍遍搬運糧食,繼續書寫家族5代人釀酒的歷史。

      【編輯】網站責編
      特別聲明:

     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中人社傳媒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人社傳媒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應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疇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中人社傳媒”。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      即時新聞

      提现的棋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