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i3zr2"><track id="i3zr2"></track></th>

<rp id="i3zr2"></rp>

<button id="i3zr2"><object id="i3zr2"></object></button>

<th id="i3zr2"><pre id="i3zr2"></pre></th><tbody id="i3zr2"></tbody>
      <nav id="i3zr2"><track id="i3zr2"></track></nav>

      以共享之名 付費自習室能否成為一門好生意

      2020-01-15 19:02:26 來源:湖南民生網 作者:黃潯

      分享至手機

      長沙市五一商圈,從供銷大廈電梯上到20層,走到盡頭就能看到一家名為“書山有路”的付費自習室。除了約10平方米的公共區域,剩余約200平方米的空間被劃分為“享學區”“沉浸區”“拾光區”以及可供小聲討論的“研學區”。在不打擾他人的情況下,找到事先預約的位置坐下,你就能開啟一段沉浸式自習之旅。

      仿佛一夜之間,日劇和韓劇中經常出現的讀書室在中國遍地開花。伴隨著共享經濟的浪潮,這些或大或小的空間以“共享自習室”之名出現在公眾視野。記者統計發現,長沙目前已有20多個付費自習室,其收費標準從每小時1元到7元不等,如有長期使用需要,還可按優惠價格購買月卡、次卡、小時卡等。

      無論學生還是上班族,似乎都能在走進共享自習室的一瞬間,把焦慮短暫拋在腦后。對于每一位經營者而言,在商業模式不具有明顯壁壘的情況下,他們需要敏銳感知行業風向變化,并決定好未來究竟做減法還是做加法。

      考研黨占據半壁江山

      “每天都過來,坐地鐵4號線,只需半小時就能到樓下。”因為學校停課,王晶最近都住在望城區的家里,便捷的公共交通工具讓她選擇將共享自習室作為復習場所。持續2個月下來,她感覺自己的學習效率提高了不少。

      據記者調查,五一廣場兩家自習室的消費人群中,有60%為考研一族。在與“書山有路”自習室僅有2層樓之隔的“半方空間”自習室,店長告訴記者,剛剛結束的2020年研究生考試,讓自習室的上座率達到接近90%。來到自習室之前,這些學生大多通過線上預約座位,直到晚上才離開,甚至還有人選擇在這里通宵復習。

      對學生群體而言,共享自習室雖然滿足了他們對自由時間的要求,但由此產生的費用并非所有人都能承受。王晶說,自己這段時間大約花費了1000元,她個人感覺比較劃算,然而曾經一同備考的小伙伴最終還是決定早起去學校圖書館占座。

      職業焦慮催生的商機

      每一間共享自習室都有不同的賣點,卻有著共同的安靜氛圍,或者說是某種共同的焦慮感。當考研學子在書山題海中奮力拼搏時,一些試圖在職場上尋求改變的上班族,也把這里當作成長的充電站、心靈的棲息所。

      2019年9月,經朋友介紹,正忙于備考注冊會計師(CPA)的戴玲第一次走進共享自習室。盡管在金融行業從事管理和銷售工作已有10年,各方面狀態都已經穩定,但她依然充滿危機感,擔心“被更有經驗的人替代”。

      “隨著年齡增長,精力確實不如以前。”說這番話的時候,一頭利落短發,原本語速偏快的戴玲慢了下來。在她看來,忙碌工作之余還要分心備考的感覺并不好,即便周末來到自習室,身為管理者的她也要先遠程處理好工作,再放下手機繼續看書。

      在此之前,戴玲嘗試過在咖啡廳、書店等公共場所復習,發現很容易受外部環境的影響,而共享自習室能夠為她提供更加專注的學習氛圍。“來到這以后才發現,原來努力學習的人還挺多的。”

      舒適環境聚攏好學者

      為迎接考試周,從2019年12月開始,小黑幾乎每天都泡在共享自習室。他所在的湖南大學北校區自習座位并不難占,不過舒適的環境讓他更樂于為共享經濟買單。“不考試的時候,我還可以過來看課外書,學英語。”

      采訪過程中,記者以一名普通用戶的身份進行了體驗。在共享自習室,安靜和有序是最讓人在意的,因此這些場所在裝修時大量使用了隔音材料,以確保人員進出不會發出異響,進而引發他人不滿。坐在位置上觀察周圍,純色、簡約的室內設計風格,桌上較為齊全的基礎設施(臺燈、網口、插線板、儲物柜),每個獨立空間配備綠植、空調和空氣凈化器,加上公共空間提供的免費咖啡和茶水,還有用于購買零食的無人販賣機,顯然都迎合了年輕人的喜好。

      因此,與小黑一樣把共享自習室當作日常學習場所的人不在少數。一位熟客向記者透露,他們休息時談論最多的話題是考試,哪種類似的職業考試對自己幫助更大,哪種必要性不高,在共享自習室都可以得到答案。“好的環境更容易聚攏愛學習的人,彼此之間信息互通有無,能夠減少內心的焦慮,進步也會更明顯。”

       

      盈利模式還在摸索中

      從表面上來看,共享自習室以良好的服務、舒適的環境,構建了一個體驗尚可的付費學習空間。不過如果將其作為一門生意考量,其運營邏輯和商業模式眼下還并不明確。

      開業之初,“半方空間”自習室曾推出轉發集贊兌換免費體驗券活動招攬客源,目前50個座位通常上座率為50%,好的時候可以達到80%。創始人阿童木透露,所有設備都是他和團隊共同構思、設計再實現的,而免費提供的各類學習與生活用品如訂書機、打印紙等,旨在方便學習者取用以保持專注。

      這些方法或許收到了成效。截至14日記者發稿時,該自習室1月學時月榜超過100小時的用戶已有7位,前30位累計自習時長接近2400小時。不過隨著市場上同類產品逐漸增多,此前出現在網約車及共享單車領域的價格戰或將重現,客流穩定性和資源唯一性是擺在所有共享自習室面前的一道考題。

      不僅如此,提供學習自由的共享自習室如何滿足用戶的吃飯自由同樣值得關注。記者發現,由于公共區域可以用餐,大多數人飯點期間都選擇點外賣。不過有人表示,希望共享自習室能夠解決他們的就餐問題。“中午和下午都要出去吃飯,雖然距離不遠,但也打斷了學習的連續性,而且五一商圈的物價也不便宜。”大四學生張勝坦言。

      還有用戶建議,共享自習室可根據自身品牌特色打造一些個性化文創產品,這不光是一種盈利手段,同時可以增強用戶與空間的黏性。

      延伸閱讀

      日韓共享自習室發展概況

      據上觀新聞介紹,共享自習室在韓國已有近30年運營歷史,其中學生是主要目標群體。韓國每年約有數十萬人參加高考,其中只有2%的人能進入首爾國立大學、高麗大學等頂級高校。因為升學壓力大,許多學生很早就開始準備并制定了滿滿的學習計劃。一名緊張的韓國備考學生通常會這樣度過一天:上學10個小時,匆忙吃個晚餐,晚自習至10點,回家后繼續學習或者去自習室、補習班學習。

      在日本,越來越多上班族喜歡利用工作之余“充電”,考取各類資格證書等提升職場競爭力。根據《環球時報》報道,在2011年,僅東京就出現了400家登記在冊的自習室,它們主要集中在繁華商業區白領經?;顒拥牡胤?,所有窗戶都使用了隔音玻璃,因此室內十分安靜。單人自習室一小時收費1000日元(約合人民幣65元),如果長期使用還可以購買季卡、半年卡和年卡成為會員,享受更多優惠。

      【編輯】鄧宇
      特別聲明:

     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中人社傳媒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人社傳媒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應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疇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中人社傳媒”。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      即時新聞

      提现的棋牌